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网站公告

雨夜难眠,上的二楼,于阳台,看窗外蒙蒙细雨

时间:2017-5-13 18:10:51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697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昨夜,那场雨,淅淅沥沥,敲敲打打,梅似睡非睡,在橘黄的台灯下,披衣长坐,看着窗外夜月,望着长空电闪,听着雨打窗棂,想着曾经过往……橘黄灯下,梅香书屋。依偎在夜的温暖怀抱,一种滑落的声响伴着千千情结,滴滴嗒嗒,纷纷扬扬,长夜听雨,如诉如泣,雨洒长夜,如歌如舞。时缓时急雨滴洒落在院子...

昨夜,那场雨,淅淅沥沥,敲敲打打,梅似睡非睡,在橘黄的台灯下,披衣长坐,看着窗外夜月,望着长空电闪,听着雨打窗棂,想着曾经过往……

橘黄灯下,梅香书屋。依偎在夜的温暖怀抱,一种滑落的声响伴着千千情结,滴滴嗒嗒,纷纷扬扬,长夜听雨,如诉如泣,雨洒长夜,如歌如舞。时缓时急雨滴洒落在院子里,声声叩响大理石的地面,一会都不肯停歇。看着院子里狗狗虎子来回走动的身影,似乎陶醉在夜雨的纷纷扬扬中。再看窗边的猫猫钢镚,一直躲着,藏着,很怕雨滴洒落在身上。

雨夜难眠,上的二楼,于阳台,看窗外蒙蒙细雨,听雨滴洒落花间。滴滴答答,有节有奏,抑扬顿挫,有急有缓。隐约间,那分明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子在弹一首凄婉古老的乐曲,灵动的琴音透过雨丝,隐约的传进了梅的心房,伤感而又美丽。恍惚中,那分明是江南雨巷那个撑着油纸伞的美丽女子在翘首期盼,声声唤君,楚楚含情,那么的轻,又是那么的柔。

雨打芭蕉,时缓时急,一如梅在曲折有致的琴音里缠绵,又如梅在江南的雨巷里徘徊。那往昔岁月,点点滴滴,犹如梦境,令梅追忆、遥想。于是,在这个寂寥的雨夜,梅把岁月退回,走进曾经的过往。

不知道那是什么季节,更不知道那个季节有多么苍凉,只记得,将一些细碎的文字,化作心语,揉进雨里,写进那本粉色的日记。那无尽的缠绵,那无尽的伤感,那些似有若无的美丽,与梅纠结着,才下眉头,又上心头,任柔肠百转,缤纷着一帘幽梦……

那一片天空,云里雾里,那苍茫人海,没了从前。理不清的情结,随风飘摇,抓不住的思念,梦碎了一片。曾将目光延伸到那个有海的地方,只看见,海市蜃楼,虚无缥缈,如烟如梦。曾经,那注满柔情的目光,沉淀了梅浮动的心房。曾经,那过往的鸿雁,承载两颗心的驿动。

朦胧的思绪,淡淡柔柔,凄美忧伤,雨夜那个多愁善感的女子。早已回不到从前,曾渴望、也曾渴盼,却又不再想。只愿陶醉在温柔的烟雨里。在这片朦胧中将心灵独自狂舞,在这雨夜里将思绪独自飞扬,喜欢这种单调,陶醉这种孤独,享受这份独有的遐想。

也许,梅留恋的只是那个年代,也许,梅牵挂的只是那份沉淀。曾经生命中的过客,匆匆,又匆匆。但花开花谢,缘来缘去,一切如水逝去。也许,多年以后,面对曾经的过往,早已心静如水,淡然释怀。待到,漫天飞雪,梅花绽放,折的一枝,插得瓶间,人间天上,不再堪寄。

窗外,夜雨依旧,花瓣飘零,裳裙飘渺,灵动的思绪,轮回的流走,飘散在笔尖,凝落成一字一句。困意袭来,不再任思绪游走,那抹橘黄渐暗,和衣而卧,却不知,早已酣然入梦。


相关评论